玛丽怜冰露

哪个小贱人愿意安抚粗暴的我 我赏他矿泉水瓶子狠狠一顿日

我也开提问箱啦

今天小号终于开张了

那个 如果有人关注我只是为了看文 今后就再也不用担心在这个号上看到成堆烦人的废话啦 我搬到小号上去生存了 从今往后这个号一片岁月静好 向之前被我烦到的各位道个歉 感谢不弃之恩(不过这样的人可能已经把我拉黑了)爱你们哟

我觉得我要毁灭了

打了那么多字,都删掉了。站在外面流眼泪,很热的风吹在脸上。

巧克力与香烟

太宰治先生在我十六岁生日时,送了一块巧克力给我。“贫民窟的孩子啊,尝惯了垃圾堆和火药的气味,也赐你一点甜味吧。”我剥开锡纸,把那块棕色的立方体送进嘴里。在我口腔的温度下它化成了一滩稠滑甜腻的液体,淌进我的牙齿间,那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吃到那么甜的东西――甜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。“非常感谢您。”我说。
“芥川君觉得这很甜吗?”他问我。我点点头。“世间比这还甜的东西有的是。芥川啊,你都已经十六岁了,可看起来还是像个孩子。”他拍拍我的肩,“就没想过做点大人的事吗?”
才十六岁,就杀了那么多人,积累业障无数。可是除了杀人之外的事我一件也没有做过。“没有。太宰先生想让我做什么?”
“说的也是,芥川看起来薄情寡义的,说不定已经伤了一大片女孩子的心了。”他一边叹气一边笑起来,“真不知道你要保持这处子之身到什么时候呢?”
“太宰先生,请……不要开我的玩笑。”那时才十六岁,除了他以外,我没有第二个神,就更不会爱上别人。我没有接过吻,也没有做过爱,只是被我的神明蒙蔽着双眼,在漆黑而充满血腥味的巷子里走――突然之间一丝甜味降临,太宰先生吻了我。
“芥川的嘴里,是甜的呀。”他眨眨眼,那天晚上他喝多了酒,那双眼睛变得湿漉漉的,大概会让很多人都醉在里面吧。我想,我要留住关于这个吻的一切,作为太宰先生对我柔软的证据――在我面前在我心中的太宰治先生从来不是这样的,他一直冷酷而残忍,甚至像对待敌人般一次次将我打倒在地,在我身上留下大小无数伤痕。但他是我的老师,是我的神,只亲吻我一下,就抵消了之前的一切,甚至使我加倍地崇敬他。在我口腔还残留厚重巧克力气味时,太宰治先生赐予我的吻啊,它将会在我的嘴唇上渐渐消失了。
“芥川,”他已经放开了我,走到窗前。“你知道人在孤独的时候怎样才会忘却忧愁吗?我呢,教给你两个办法。第一个,是巧克力,擦过齿间的柔滑质感,还有唇舌上丰腴的香甜――那就是情人的吻啊;第二个,就是香烟,吸进自由的空气,把烦恼、束缚都混在烟雾里喷出去。你呢?你是想要巧克力的甘醇,还是香烟的苦涩?”

他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。直到他背叛首领,离开港口黑手党。我把他一句醉话记了这么久,虽然打那次以后,他再也没有吻我。在得知他叛变消息的那个晚上,我浑身冷汗,颤抖着在房间踱步。恍惚间我想起了他的话,下一秒又意识到自己有呼吸道疾病,不能抽烟,身上也没有火机。
于是,那个晚上我把之前买的、攒起来没来得及吃的所有巧克力都码在面前,一颗颗拆了包装吃掉。各种品牌各种口味,黑的白的,酒心的雪吻的。钻心地甜,汹涌而猛烈的甜味,甚至把我的牙髓都要融化了,直到有颗蛀牙疼痛起来――我流泪了,缘于这甜味带来的锐痛,像醉酒一般流眼泪。我失败了,一切都是徒劳的,不管是哪种巧克力,里面也找不回太宰先生的吻了。

少革一眼一个亿

稳赚不亏 快去看8

我花八毛钱打赌枝织一定是弯的
相信奇迹……相信自己的心意能传达到
其实她种种被人说成是碧池的表现都可以看成是在向学姐传达心意?(
枝织这个角色太有意思了 学姐一看就是姬佬理想型 啊 好想给她俩写文 ​​​

不要想我哦

lofter上的朋友们且行且珍惜8 哪天我就删号拜拜了 老福特不值得

想起一些不太应景的事情

1.今天抽烟的时候,突然就想起已经去世的倾倾来了。怎么说呢,世间总有一些令人遗憾的伤心事,我其实一直还在想,如果当时她自杀没有成功,被抢救过来,现在会不会过得很好?大家一定都会很喜欢她。我关注她了很长时间,从她发了某一篇博文之后开始特别留意起来,产生了很强的好感:就是那篇《十六岁的香烟》。那篇文字里行间都透出一种真挚又美好的感情来,特别地动人,而且是只有内心很纯净的少女才会写出来的东西。看了那篇文章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她渴望着生活,渴望着美,绝对是个很善良并且值得很多爱的孩子。我没和倾倾单独小窗过,最后一次和她对话是在她的博文底下,我说其实我和你一样,不要害怕,要相信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。我当时其实想戳她,但最终还是没有。――遗憾而又无力,过去的事情永远都过去了,不管是心上多重的事,就像吐出来的烟雾一样轻飘飘地就散去了。
2.说到我自己,也经历了一些事情,并不是多丰富的经历,我一直以为那些事情给自己留下心理创伤了,但现在看来并没有。我真是比我自己想象中的要坚不可摧多了,以前还真是小看自己了。我这个人比较幼稚,在某方面出奇地滞后,因此吃了不少亏。我想对大家说,相信你自己,相信你自己愈合的力量,相信你的勇气。为什么非得活在以前的阴影里呢?文豪野犬里边芥川龙之介说过一句话,过去那些令你痛苦的话语,本质上和你是没有关系的。就像我前一条说的,好的坏的,都像烟一样散了,即使身上沾染了苦涩的气味,洗个澡也就什么都没了。每一天的你都是新的你。
我正在进行自我审视,正在慢慢地修正自己,让自己成长起来,但这就又有问题了,我没过一段时间都会为前一阵子的自己感到羞耻,我甚至看着自己一个星期前的照片,都觉得这是个大傻逼,想赶紧删掉完事。我甚至连一个小时前的事都不想回想起来。人的成长是否就代表着必须不断地否定从前的自己……?如果真是这样,那其实我经历的每一个时刻都是愚蠢的。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什么办法,瞎几把过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