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丽怜冰露

哪个小贱人愿意安抚粗暴的我 我赏他矿泉水瓶子狠狠一顿日

被传说故事摧毁后 悲伤的爱蠢动着
请带给我绝顶的悸动吧

看着自己突然增加了好多文字起来的主页 有种荒谬的充实感

“花是会枯萎的呀,芥川。”太宰捧着那朵花,一字一顿地说。光线昏暗,他的脸变得模糊起来,而手中的玫瑰花颜色却格外鲜明。那种靡艳的红色,耀眼而阴郁,快要流淌下来一般――甚至让芥川想要去触碰,去抚摸。我知道,我知道的呀。芥川回答,声音颤抖。他的脊背紧贴逼仄的墙角,冷汗沁出,指节颤抖。他不敢看太宰的眼睛了,可他明白它们一直注视着自己。“那为什么要把它送给我呢?”太宰声音忧伤地说,发出很轻很轻的叹息。

对不起。真的……很对不起。芥川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为这样的事情道歉,因为太宰先生不喜欢玫瑰花吗?可这只是小事一桩,而且按理说送出礼物的人是不需要道歉的。可是,可是……“芥川,这朵玫瑰如果没有被你采下来,就会一直盛开到凋谢,在土里化成腐殖质,第二年夏天又会开出花来。它是永恒的美丽事物啊――可你剥夺了这永恒,摧残了脆弱的美,来满足自己的需要。你总是杀人,毫不怜惜,没有任何思考和犹豫,你的心一定比泥土还贫瘠苍白吧――这便是你的罪,你是不可饶恕的罪人啊。”太宰的身体靠近芥川,芥川闻到了那种熟悉的气味,被自己压在柜子里秘密隐藏起来的气息,无数个深夜被自己污染的气息……太宰先生身上的气味。罪恶感在芥川的心中如雾气般弥漫上升。这时他发觉自己的脸颊被托起来了,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贴在他的嘴唇上――脖颈处却有刺痛炸裂。玫瑰枝上的刺扎进苍白的皮肤,而嘴唇所吻的依旧是沼泽般湿润的花瓣。

我不无心痛地想,我一定是打搅到你了,你在间接地表达你的不满。――不,这其实都是借口,我从来没问过你,又怎么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?我其实,我其实是在恐惧面对你,恐惧面对我那突兀的、没来由的感情。我好多次梦见你,梦里你的长睫毛投下阴影,我幸福得要死,醒来又只剩下失落和难过,你成为了我挥之不去而又甜蜜的梦魇……

我在和阿梅丽正式开始同居的那一天就应该知道,阿梅丽不可能永远是我第一天吻她的那个样子,她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是少女,我能逐渐获得的只有她的邋遢,她的愚蠢,她的口水,她的神经质,她的大喊大叫。阿梅丽不是神,在我的嘴唇触碰到她的嘴唇的一刹那,她就褪下了那双涂满蜂蜜的洁白翅膀,永远地降落了,逐渐变得和我一样污浊起来,由此才可以分享我污浊的爱。但我还是要把阿梅丽的初吻用小盒子装起来,供到我的神殿里去,藏污纳垢、不见天日的神殿,当作那神殿里唯一闪耀着光辉的圣物。即便阿梅丽脏了,傻了,发疯了,被变态谋害了,我依然保存着她最珍贵的东西――它是我那为人所不齿的缪斯女神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。

人真的会因为带着某个肮脏的秘密而发生某些微妙的变化吗?这肮脏的秘密本身,是否就像不洁的污水一样渗进人的精神,从人的语言、表情、习惯、思想乃至容貌上体现出来?这样的人就宛如一个病毒携带者,如果你仔细地琢磨观察,就会发现他身上随时随地散发出一种闪乎不定的阴翳,他似乎是有意地让每一个人感知到这种阴翳……因为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完全掩饰住这秘密的意思,不愿让它在自己难耐的孤独中一点点地腐烂、消化殆尽,他本人想要最大限度地把握这个秘密,为此他不惜用尽一切手段,把它从自己的任何一个地方表现出来,把这秘密与人的气质混为一谈,实际上是在借助秘密来感受自身的存在。

几个小时前在我身上发生了些什么?有个女孩吻了我,我尝到了她的唾液,舔过了她嘴唇上的死皮――那种干枯而真实的质感,像是舔了某种花的叶脉一般,在抿自己的嘴唇时却没有这感觉。这倒是很正常的事情,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……不,不能够如此欺骗自己。让我到现在都坐立不安,心中怀着一股奇异的悸动的是别的东西,刚刚我看到了那丑陋女孩的身体……我看过很多这种粗制滥造的小说了,她是想讨好我,因为我是全班唯一一个没有欺负过她的人,她以为像那样把衣服脱光亲吻别人,本身就是一种感激和对下次的贿赂了,她真是肮脏极了,又肮脏又令人害怕,不,与其这样说,还不如说她像一条狗。可不是吗?那时候金色的夕阳有一种灰尘和沙子般的质感,照在她的眼球上,她的眼睛又黑又透亮,闪着晶莹而柔软的水光,那眼神像极了雌性动物……我意识到她令自己憎恶的源头的就是这一点。她怎么可以拥有这种眼神?这种文学作品里才会有的,极其不真实的幻想之美,与现实世界是不相匹配的,如果它出现在了现实灰暗的污泥里,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不会是欣赏,而是憎恶,想要把它抹杀掉――更何况我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现这种美存在的:一个裸着身子,像狗一样用舌头舔舐自己口唇的少女,在她的眼睛里确确实实地栖息着这种美的影子。她虽然瘦削,可并不丑陋,也不肮脏,她的身上是干干净净的,拥有一副女性精巧纤弱的骨骼,上面覆盖着备受折辱的皮肤――伤疤之外的部分抚摸起来又柔软又光滑。当时为什么要把手搭在她身体上?我反复质问自己。这不就等同于接受了那种贿赂,表露出同流合污的证据了吗?这当然是出于无法拒绝美的天性。就像口渴的人自然而然地要饮水,是一种没有争议的普遍规律,哪怕刚刚有一只小飞虫死在了那水里……

一段话

很久都没有写文了。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一直不写:
一是忙,但这不是主要原因。二是我最近过得非常非常非常差,我已经很难用语言描述清楚自己的状况了,我觉得我随时都在危险的边缘徘徊(当然这个危险不是大家理解的危险 也许就是)。我也不想说得很具体 也没法说。
说不写文了也不太对 我其实一直在存档里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文段 当然写它们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宣泄情绪。我只是很久很久没有写过完整的东西了。还有就是,我不会放弃写文的,它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,我只是觉得现在的自己太丑陋,配不上做这件事情。等到我找回以前那个状态的时候,我肯定会重新开始一切(只是我自己还不知道我能不能回的去了)。
最后,我还是老福特感情博主,提供垃圾情绪rbq服务。

发现:我发废话掉粉 不发也掉。

我也开提问箱啦

今天小号终于开张了

那个 如果有人关注我只是为了看文 今后就再也不用担心在这个号上看到成堆烦人的废话啦 我搬到小号上去生存了 从今往后这个号一片岁月静好 向之前被我烦到的各位道个歉 感谢不弃之恩(不过这样的人可能已经把我拉黑了)爱你们哟